最新 热点 图文

他追风而去,但对电影的爱永垂不朽

(来源:网站编辑 2017-06-30 12:58)
文章正文

  文 |  蒂姆德普  

  焦雄屏评价“他给当下大众创造了一个能令其清醒思考的独立时代”;吴念真形容“他就是一个执着的疯子”;杜笃之则坦言他越来越怀念那个“愤青”……  

  十年前,当杨德昌离去的那一刻,有多少人会知道,电影世界失去了一位对台湾乃至整个华语电影世界有着不朽贡献的导演、艺术家,而现实世界又失去了一名何等愤怒犀利的斗士。 

  从影二十余载,只有七部半作品问世。然而,这七部半电影却在华语影坛中具有非凡的意义,也正是凭借着这七部半,就足以奠定杨德昌华语影坛一代宗师的地位。 

  从当初与柯一正,张毅联合执导《光阴的故事》起,到最后一部拿下戛纳最佳导演奖项的《一一》,历时近二十载,在一个如此急功近利、物欲横流的时代中,导演用这七部半的作品为世人留下的这笔精神财富,该是多么的不可或缺,弥足珍贵呢! 

  都说杨德昌的作品“恐怖”得令人绝望;也有人认为他的作品充斥着悲观主义的“流毒”,但我更愿意理解为是导演在冷眼观世。 

  杨德昌的电影充斥着大量对社会现状的批判,对身处于这个时代中麻木不仁的人群的讽刺,对一个没有任何希望可言的悲剧时代表现出绝望与痛苦。可他的作品绝不是“无情无义”,而是恰恰相反,如若大家仔细寻觅,还是能从他的作品中看出太多有关“情”这一话题的探讨的。 

  杨德昌影像中的情,大都是被当做“反面教材”拿来“抨击批判”的:《恐怖分子》里将以友情换取升职机会的李立中;《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里对爱情不屑一顾的小明;《独立时代》中索性直言不讳地道出“将情看做为一种长期投资”的言论;《麻将》中红鱼的生存之道就是决不谈感情。 

  无论是亲情,友情还是爱情甚至是婚外情,在杨德昌的作品中似乎都成了主人公们唯恐避之不及的“灾难”,似乎也在时刻印证着那句“谁认真谁就输了”的“真理”。可导演却通过一个又一个血淋淋的“事实”告诉观众,谁用情至深,谁才是真正的人生赢家。 

  李立中的自杀,小明的被杀,亦或是红鱼最终的精神崩溃,也无不在向观众传递着杨德昌对这个无可救药世界唯一的解救方式——用情。可遗憾的是,失败的婚姻和被深深伤害的蔡琴,都注定会成为致力于追求浪漫的杨德昌一生最大的遗憾,直到他最后的离去。 

  从当初与侯孝贤,张艾嘉等人携手开创台湾电影新浪潮的毛头小子,成长为后来华语影坛当之无愧的大师,杨德昌自身的改变也鲜明地体现在他的作品之中。 

  从《海滩的一天》、《青梅竹马》时的悲观处世,到《恐怖分子》、《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时的绝望愤怒,再发展到《独立时代》、《麻将》时的重新反省,最后升华为《一一》时的大彻大悟。 

  随着年龄阅历的增长,大家眼中那个固执如顽石般的“愤青”杨德昌实则也悄然发生着变化,而这七部半作品,恰恰是对他本人思想意识发展变化的隐形见证,同时更是记录台北这座城市乃至于影射到整个台湾发展变迁的绝佳影像范本。 

  有人会认为杨德昌太过激烈,不够圆滑世故,但这却也是杨德昌最大的魅力所在。 

  他就是要固执地展现大都市中男男女女的那点子“丑事儿”,就是要如愤青一般展现出影像中激烈愤怒的一面,就是要借这大千世界中麻木不仁的众生百态抒自己现世中无处宣泄的批判讽刺。 

  可与此同时,他也在时刻不停地自我反思。于是,在他的最后一部作品《一一》中,我们似乎也找到了已过天命之年的杨德昌对人生、社会的全新认知与思考: 

  没有了以往那般直接激烈地叙事,而是透过多个年龄段的人物视角,以一种细腻温和的手法重新审视这个世界,也重新界定了导演本人对婚姻家庭,亲情爱情,乃至于曾经在他作品中占据重要地位的少年问题的态度。 

  终于,一部几乎不那么“杨德昌”的作品却为他赢得了电影界的至高荣誉,这既是对他晚年“成熟”起来的一次充分肯定,也为他导演生涯的终章划上了再圆满不过的句点!从这个层面上来讲,《一一》的重要性,真的是不言而喻了! 

  晚年在病榻之上的杨德昌从未停止创作,虽然精心筹备多年的动画《追风》最终不幸流产,但却并未影响他创作的热情。深受病痛折磨的杨德昌仍旧每天坚持构思新片的分镜与草稿,生命不止,创作不息,直到结束的那一刻,杨德昌真的做到了身体力行。 

  《追风》样片,精彩至极 

  正如他的墓志铭上写道:Dreams of love and hope shall never die,他的肉体虽已离去,可他对于电影艺术的挚爱,对这个世界爱之深责之切的执拗信念,也必将如他的电影作品一般,经得起岁月磨砺而永垂不朽。  

  请记得电影导演杨德昌,记得从未有人如他这般清醒的爱过这个世界,记得他离开我们十年了…… 

  视频推荐 |  奇爱葛格眼中的上影节,95后迷妹眼中的葛格是什么样的呢?  

  推荐 |“文慧园路三号”公号有偿向各位电影达人约稿。详情见:求贤。  

  责任编辑:


文章评论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