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热点 图文

差点开打?中美航母潜艇对峙 28 小时真相

(来源:网站编辑 2017-04-30 11:52)
文章正文

  大家知道,潜艇和航母在作战层面本就是冤家对头,航母这种兵器在自身发展之初,就是设计出来专门针对反潜任务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英美海军制造的大量护航航母的主要功能就是用来保护海上交通线。

  并围剿纳粹德国的潜艇狼群,近年来,中美之间在西太平洋同样也进行了一次又一次没有硝烟的"海空较量",这也成为中美两军特殊交流的一个组成部分。

  一些媒体曾称,"潜艇和航母,分别可以看作是中美两国武装力量中最具象征意义的符号,西方媒体不断爆炒解放军潜艇与美国航母的对抗便是顺理成章的事了"。今天我们就来回顾和盘点近30年代来,中国潜艇和美国航母之间的较量。 


资料图片:中国海军潜艇部队编队航行

  一、一次中美舰艇"照面" 令美军对中国潜艇部队刮目相看

  西方媒体对解放军潜艇与美国航母对抗的报道最早可以追溯到13年前。


中国海军潜艇部队英姿

  1994年10月,美国媒体报道,美国海军"小鹰号"航母战斗群在黄海附近游弋时,探测到水下的无线电通讯,航空母舰上的飞机开始进行追踪,结果证实是一艘正在返航途中的中国汉级攻击核潜艇。

  #p#副标题#e#

  这次相遇纯属偶然,中国潜艇并未上浮,也没有与美军航母战斗群有实质性接触。当时,美国媒体和防务专家对事件的结论是:刚刚踏上现代化道路的解放军海军对于这种"偶然遭遇"的情况缺乏经验。

  饭还要一口口吃,斗法还要一幕幕演。必须指出,中国作为传统陆权国家,我们年轻的海军在广袤的大洋与老牌海洋霸权国家斗法,必然吃一堑,长一智;


美军攻击型 潜艇 部队

  向对手学习,哪怕向敌人学习,打一仗,进一步。中国潜艇在经历了1994年的尴尬之后,随后就给美国海军"当头一棒"。


美国小鹰号航空母舰

  美国媒体曾广泛报道,2006年,中国海军一艘039型常规动力潜艇曾在日本冲绳岛海域跟踪美国"小鹰"号航空母舰,但没有被美军发现。

  之后,这艘潜艇在鱼雷攻击射程内浮出水面。两年多后,美国军方高级官员首次证实并详细描述了当时的情景。

  美军前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基廷曾证实,当时"小鹰"号航空母舰的确没有料到中国海军的潜艇会如此靠近自己,也并没有发现这艘潜艇。

  基廷上将称,"小鹰"号的确没有料到中国海军潜艇会如此靠近自己。基廷说:"事实上,这艘潜艇距离‘小鹰’号航母还不到10英里(约16公里)。


美军核潜艇将部署珍珠港

  我们真希望没有发生此事,可那艘潜艇还是浮出了水面,似乎要向我们发出什么信息。"对"小鹰"号毫无反应的原因。

  基廷上将解释说,当时太平洋局势稳定,‘小鹰’号并没有处于高度戒备的状态,因此没有发现附近有中国潜艇。基廷说:"如果我们加强戒备,‘小鹰’号的反应肯定不同。"


美军弗吉尼亚级潜艇已服役11艘

  二、中国潜艇穿过12艘美军舰艇贴近美国航母 让美终生难忘

  2007年,同样的好戏再次上演。据英国媒体报道说,"在2007年10月的一次美军太平洋演习中,中国潜艇突然出现在演习现场,并接近了搭载有4500名官兵的美国"小鹰"号航空母舰,这令美国军事官员瞠目结舌。"

  文章称,事件发生的地点位于日本南部和台湾之间的海域,这艘中国潜艇至少已经越过了12艘保护"小鹰"号航空母舰的美国舰船。

  美军造价昂贵的监测设备也没有能够侦测到这艘潜艇的存在。当长约160英尺的中国"宋"级柴电攻击型潜艇浮出水面的时候,它已经到达了向美国航母发射鱼雷或者导弹的射程之内,而且肯定已经进行了多次模拟攻击演练。


该报道援引"北约高级官员"的话说,"这次事件令美国海军惊慌失措。美国人根本不知道,中国快速发展的潜艇部队已经达到了如此先进的程度,或者说已经构成了如此的威胁"。


第四代战略核潜艇

  北约官员甚至夸张地说"这次事件带来的冲击不亚于苏联人1957年发射第一颗人造卫星开启空间时代所带来的影响"。

  据外国媒体称,在这次对抗之后,美国航母在2007年11月,美军"小鹰号"航母为了刻意向中"示威",取道台海返回日本横须贺海军基地。

  但在行经台海途中,却遭解放军039型潜艇和准备访日的"深圳号"导弹驱逐舰盯上,"小鹰号"航母为此异常地在台海停滞。


越来越强大的中国海军

  当时"小鹰号"航母沿着台海中线以东向北缓行,解放军039型级潜艇和"深圳号"导弹驱逐舰则在中线以西靠中国大陆沿岸跟随,而这期间美军并没有发现遭到跟踪监视,直到负责跟踪的039型潜艇被美军驻日P-3C反潜机发现后。


中国核潜艇部队

  "小鹰号"航母才得知除遭到一艘水面舰跟随外,还有一艘解放军潜艇也在水下早已经占据了攻击阵位。在双方对峙长达28个小时后,危机才宣告解除。

  导读:中美南海撞机事件已经过去整整16年了,本文为你揭开此次事件的终极内幕真相,绝对值得一看......

  2001年4月1日的中美撞机事件已经过去14年了,从目前能够得到的信息看,对于事件的具体情况仍存在着很多争议,而事件的很多细节可能永远都不会公之于众。本文力图通过现有的一些资料来解答事件的一些疑点。

  疑问1、两架飞机为什么会相撞?

  在此次事件发生前(包括事件发生后),在南海海域中国战机驱赶美国侦察机的行动都属于"日常行动",大家都不是第一次打交道,应该说双方都是很熟悉的。我 们的飞行员的任务就是与之周旋直到把他们赶走,他们的任务是尽可能接近中国领空从而获得更多情报。


而我方飞行员为达到驱赶对方的目的,经常要与敌机贴的很 近,这从视频上可以看出来,两者的距离近可以说完全超过了国际上通常的安全飞行间距,因此危险性非常大。双方对此都十分清楚,为了以防万一,此前应该是有 一个应急处理预案的,一旦发生事故双方该怎么办都应该按规定来。


但事件发生后美国方面并没有按预案的规定办,他们没有与中国方面沟通,而是擅自先自行公布 了出来,打了中国一个措手不及(有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为证),这让中国高层非常恼火,因此才指责是美方故意撞机。 从前面的分析我们可以看出,双方的飞行员都是"例行公务",都没有故意去撞对方的理由:

  美国方面完全没理由故意撞中国战机,撞了中国落后的机型歼8-II他们有什么好处呢?他们就对自己的飞机那么有信心?高空飞行又不是玩碰碰车,连个小鸟撞 飞机都可能机毁人亡,更不用说飞机撞飞机了。茫茫大海之上,相撞之后如果飞机损坏严重,后果就是死路一条(后来的结果看他们是宁可降到中国机场也不愿意在 海上迫降的),他们没有主观去撞的动机。

  #p#副标题#e#

  而王伟也不可能为了什么所谓的获得美国的先进技术而故意去撞,先不说撞机之后的结果难以预料(说不定是美国的侦察机先掉下去了呢,那样的话还 能获得什么技 术资料),假如是事先策划好的,那总不能只有两架飞机去吧,撞了之后就一架能飞了,怎么胁迫对方降到我们的地盘?

  所以起码我们要出动三架以上才可能使行动 有可能成功。而且这样的话引起的外交方面的困难也是难以把握的,无论怎么分析,所以我们也不应该是故意去撞。


那么问题就来了,两架飞机怎么就撞上了呢?答案只能是:这是双方都不愿看到的一次意外。两者距离过近是基本原因,但由于此前从没出现过问题,所以双方都有 些疏忽,可能是因为歼8-II的低速操控性能不太好,也可能是美方飞行员的距离判断失误,最有可能的是气流的扰动,最终导致了悲剧的发生,王伟的战机撞到 了美机的螺旋桨失控坠毁,而美机也由于受损无法飞回基地。


疑问2、王伟为什么没有被找到?他真的没有死吗?

  如果王伟成功跳伞落在海面上,那么他获救的可能性极大,他的僚机已经记录下了碰撞地点的坐标,这就大大缩小了搜救的范围,而且落在海面上染料会把周围的海 水染色,还有巨大的降落伞,搜救人员也会很容易发现他,但为什么军方调动了那么多人力、物力都没有找到呢?假设因为受伤或者体力不支等其他原因他没有坚持 到搜救人员的到来,活不见人,那也总不能死不见尸吧?

  是不是有可能像传说中的"王伟还活着,换了个身份证留在军队中呢"?我们来分析一下是不是有这种可能。假如是这样,那么高层为什么让他改头换面呢?是为了 赢得外交上的主动吗?

  中国其实是不愿意把事情闹的不可收拾的地步的(最后不还是把人家的飞机还了回去),被对方抢先把事情捅出去就已经很被动了,现在不但 损失一架飞机,再搭上一个飞行员(国家培养一个优秀的飞行员不容易),外交上就主动了吗?

  事实上应该是,只有把损失降到最小,才更好向民众交待。而且,让 他回到军队恐怕就不是换个身份证那么简单了吧,媒体的报道已经让大家都认识了他,那是不是还要给他做个整容呢?所以提出"王伟还活着"这种论点的人纯属主 观臆想。


那么现在可以肯定的是王伟已经牺牲了。怎么牺牲的呢?只有两种可能,一是跳伞不成功,伞没有完全打开,纠缠在一起的降落伞使王伟无法漂浮,最终被卷入水中窒息而死;另一种就是他根本就没有跳出来,也就是弹射失败。


伞没有完全打开,这与僚机驾驶员赵宇的描述是矛盾的,因为他说他是看到空中飘有座椅稳定伞和救生伞各一具。而且就算没有打开,巨大的降落伞也应该会在海面漂流一段时间从而被搜救人员发现。因此这种可能性较小。

  那么就只剩下另一种可能:王伟的弹射座椅失灵,他没有跳出来,他随自己心爱的战机一起沉入大海。这种说法是在我们否定了其他可能的情况下做出的。

  最直接证 据就是2004年的一篇报道显示(详见文后相关文章,有图片),他的座机被打捞上来之后,座舱还是完好的(当然这篇报道的真实性还无法证实,也没有说飞机 里面是否有尸体)。如果弹射成功,座舱是绝对不会完整的。

  弹射座椅的工作流程是这样的:按下弹射按钮,飞机舱盖先弹飞,然后座椅弹起来,把飞行员抛向空 中。但如果出现故障,舱盖未弹飞,或是座椅弹起的速度超过舱盖弹飞的速度,那么就会出现飞行员头部撞到坚硬的舱盖的情况,而弹射座椅产生的巨大力量,完全 可以让飞行员的颈骨和脊骨挫断,或出现因脑震荡而引起昏厥。


这种可能性很高。因为从事后半年,中国所有国产战机全部换装新型弹射座椅就可以看出个大概。半 年后中国换装的新型弹射座椅就是在座弹顶端加形状如枪头一样的大圆椎尖头的东西,这样可以在舱盖出现未弹起的情况时,用尖头刺破舱盖,避免飞行员受伤。


当然,弹射失败也与赵宇的说法矛盾。但似乎我们应该理解高层的苦衷:被美国的飞机撞了都没死,却因为弹射失败被撞死或者被淹死,这样的说法民众能接受吗?在当时的背景下,也只能如此了。

  注:弹射失败的想法是我自己分析出来的,在网上看到同样的说法后更坚定了我的想法。由于网友的描述较好,所以做了些引用,在此表示感谢!(带下划线的部分)

  疑问3、美国侦察机为什么会降落到中国机场?我们真的得到了很先进的技术吗?

  对于美国飞机降落到我们的机场,有些人认为是在我们战斗机的胁迫下美国飞机别无选择才这么做的。其实赵宇的描述很清楚:"9时23分,我驾机安全着陆。 10分钟后,美机未经我国政府许可,也降落在我陵水机场。"虽然按照我们前面的分析他的话未必完全可信,但这句话倒还是可信的。理由就是,如果是他把美机 "押解"回来的,那么应该是一件非常光荣的事,他完全可以理直气壮地说出来,而且媒体也可以大肆宣传,而不用说美机是"未经我国政府许可"降落的吧


事实是美机当时的情况也非常糟糕(这可以从事后公布的美机长的回忆录中看到),他们唯一可能尽快降落的地方就是陵水机场,这是他们的救命稻草,因此他们毫不犹豫地就选择了飞往陵水机场。


美机的到来并不是一件坏事,这是很多人的观点,的确,我们有了机会近距离地接触我们的这个对手,但是不是就像有些人所说的"让中国的电子侦查技术一下提高 了20年呢"?通过美方机长的回忆来看,机内的关键资料和侦查设备在降落前就已经被销毁了。

  事实上他们也完全有时间销毁,因为从事发地到陵水机场还有一段 不近的距离。而一堆废铜烂铁对我们来说又有多少价值呢?我们得到的可能仅仅是EP—3的内部结构罢了。"让中国的电子侦查技术一下提高了20年呢"恐怕只 能成为某些人的一厢情愿。

  王伟含笑!美军EP3侦察机迫降后拆解全程曝光

  美军被迫临时销毁电脑,但中国对机上极机密的情报侦察电脑设备,使用"逆向工程"还原,读取资料,重创美国军情,损失至今难估。


4月1日,撞机事件发生。之后,美国通过卫星拍摄到的EP3停靠在海南陵水机场停机坪。

  2001年4月1日,布什总统刚上任,美国海军一架EP-3E电子侦察机,在南海上空与中国海军航空兵一架歼-8II战斗机相撞,美机迫降海南岛,爆发美中关系近年来最大的危机。美军被迫临时销毁电脑,但中国对机上极机密的情报侦察电脑设备,使用"逆向工程"还原,读取资料,重创美国军情,损失至今难估。

  撞机的当事飞行员被前来的迎接的美军官兵当作"英雄"一样对待


美国EP3间谍机机长自述迫降海南全过程

  2001年4月1日,美军EP-3E侦察机与中国歼八战机在中国海域上空踫撞后,歼八迅速坠落,EP-3E也受到重创急速下坠。我透过播音系统呼叫"启动紧急摧毁计划,准备迫降。"并准备让全体机员跳伞。


6月18日,海南陵水机场:牵引车将EP3拖至预定工作位置

  撞机后启动摧毁计划

  机舱内乱成一团,操作员与技术员各自忙著收拾自己的机密资料,然后由约翰?科默福德中尉收集起来放进机密盒。约翰也负责消除所有的机密数字资讯,然后他会依照迫降程序,用消防斧砸毁所有电脑。程序表最后一项是把机密资料盒和砸毁的电脑从右方舱门丢出去。侦察机已经飞到外海,机密盒丢出去后会沉到海中,所有书写的机密资料都会很快溶解。

  此时飞机在踫撞后急速下坠时,并可能失速;如果这种情况发生,我要趁早让机员脱身,然后自己撞毁飞机。但我知道,唯一生还的希望是找个机场降落,不管在哪个机场。紧急摧毁计划已经启动,我们毕竟不是处在战争状态,如果能够拯救这架飞机与机员,何必白白送死。

  无法与陵水取得联系

  我用播音系统呼叫"雷吉娜,给我一个方位,我需要一个可以立即降落的方位。"雷吉娜回答"大约在290度"。我们在下坠回升后的方向大约是往西的270度,只要把机头转向约20度,就是朝中国海南岛陵水军用机场前进。

  "陵水,陵水",我用国际紧急频率呼叫"KR-919紧急呼救,这是一架严重受损的飞机,大约在海南岛东南方70海里处,请允许紧急降落。"在引擎轰隆声及强烈气流形成的噪音中,我听不到回答。我再次呼叫,还是听不到回答。


6月20日,海南陵水机场:拆卸机尾前的准备工作

  多个电脑丢入公海

  当时后舱乱成一团,我对杰井里大喊"你来掌控"。然后我起身准备穿上跳伞装备,我已经下令大家准备跳伞,如果我自己不穿降落伞,会影响机员的心理。

  我跟杰井里换回位置,戴上耳机,接手掌控操纵杆。帕特里克透过紧急频率直接呼叫陵水机场。我感受到机身的压力改变,知道约翰已经打开右方舱门丢弃机密资料。


6月20日,海南陵水机场,打开并放下AN-124货舱装卸通道

  海南岛中央有座山,在这个高度与距离应该已经可以看到,但是雾太浓,能见度不足。我大声问"雷吉娜,机场在哪里?"雷吉娜回答,"保持290度,直到看见机场为止。"

  约翰后来说,他将黑色扁平的电脑一个个丢到强风中,它们如枯叶般被吹走,落入公海。"紧急销毁"清单中的项目已全部处理完毕。我通知帕特里克说"进入状况五。我们准备降落。"

  雾中摸索闯入海南

  最后,海南岛上青色山脊出现在前方一片浓雾中。当时,我负责驾驶飞机,帕特里克打开无线电。他以缓慢清楚声音说了两次"陵水。KR-919要求紧急降落。我们是一架严重受损飞机,地点在海南南方约5英里(8公里)。我们必须紧急降落。"对方没回答。在找到陵水机场的位置前,我们还须盘旋一阵。很不幸,我们未携带该机场详尽的进场图表,否则应可查出降落方向、跑道长度、塔台通讯频率及他们的航行辅助设备等资料。我们通常会携带这个区域内各大机场进场图表。


6月20日,海南陵水机场。根据"GAS FREE认证"规范要求,在拆卸机翼前排空EP3油料箱。

  凭经验盲降歼八跑道

  在我们缓慢盘旋几分钟后,我喊道"陵水。我看到机场了。"当我们以大约700英尺(210米)高度飞越机场时,跑道上没有飞机和车辆,空中也没有战机。我看见右方一排露天式机窝,每个机窝内都停有一架歼八战机。

  由于机首破损,起落架放下的声音比平常要大。从撞机那刻开始,一直存在我心中的那股恐惧感终于解脱了。我了解到,我们可以存活了。我喊道"现在,我们有3个起落架放下并锁定。""没错,"军士长说,即使在一片气流嘈杂声中,他的声音也明显含有一股解脱感觉。


6月22日,海南陵水机场,被拆下机尾的EP3等待进一步的分解,下面将进行螺旋桨、引擎、机翼前段、机翼后段等部分的分解

  因为无法与塔台通话,我无从得知风速,跑道两旁也没有指示牌显示跑道长度。不过,既然是歼八基地,应该长得够我们下降。我准备以类似雄猫式战机降落在航空母舰甲板上的方式降落。

  宽广的混凝土跑道就在我们下方,我把操纵杆慢慢往后拉,速度降低。这架大飞机轻轻地落地,漂亮的降落我们几乎感觉不到起落架踫触到地面。听到后方组员发出尖叫声与欢呼声,一个念头却让我悚然一惊我们虽然还活著,但如今人在中国。

  被AK47武装士兵包围

  我轻踩制动器,放缓飞机速度,跑道很颠簸。左前方,两辆满载解放军的绿色军用卡车,驶过塔台。我跟帕特里克与麦洛斯说"看来他们已在等我们。"

  我们快到跑道尽头时,一名穿短袖的地勤人员,走过来挥手示意要我们滑行。他挥动右臂,要我们向左滑行到停机坪,卡车这时已开到前方,士兵纷纷跳下来。大约三分之一携带著AK47冲锋枪。我听从了命令。


6月22日,将机尾从机体拆下

  我问约翰"舱内一切没问题了吗?"他立即回答"还没有;给我一分钟。"在执行紧急摧毁计划时,无线电联系必须在"零"状态,后舱的人需要几分钟启动这个设备。我完成转向动作。中国军官举手示意,要我们停在卡车旁边。我不断点头表示我懂并愿意合作,并启动制动装置停机。军官要我们关掉引擎,军队也包围了飞机。

  落机前与司令部取得联系

  约翰知道此刻时间分秒必争,而我却需要尽量在不惹怒对方的情况下拖延时间。我用无线电话说"陵水,陵水,这是KR-919.我们需要几分钟的时间让引擎冷却。"这只是拖延时间的借口,我希望他们会相信。尽量拖,我跟自己说。我们必须向太平洋美军司令部报告我们的遭遇,让指挥部得到第一手信息。


6月23日,被拆卸下来的EP3四个螺旋桨

  此时,中国军官变得异常坚决,他指著引擎,手划过脖子。我明白已不能拿手下机组人员的生命跟这些拿AK47的人开玩笑。麦洛斯把引擎动力杆拉下,关掉油门。四号螺旋桨停止转动后,中国军官似乎松了一口气。

  解放军问询是否就医

  "麦洛斯,情报送好了没有?"

  "好了。"口气有些无可奈何,"可是指挥部他们要我们再拖个几分钟。"


6月23日,拆卸下来的机尾被放置一旁等待进一步分解

  引擎关掉后,我走向机尾。舱内到处都是碎玻璃与毁掉的电信器材。下面一群穿军便服的军人看著我,其中一人是译员,英语不甚流利。他说"不要在飞机内走动。"一面说,一面看著我身后的机员,"有没有人需要就医?"我摇摇头"我们没事。"

  我的机员仍在舱内通讯设备前忙著。译员又说"不要再动设备。"另一名机员跑过门口,他又命令"不准在舱内跑动。"这次声音严厉许多。


6月27日,被拆掉主起落架机体被重新放回到正常位置的EP3

  一个中国军官说了一些话,译员说"你们有没有带武器?武器要交出来。"

  我不断摇头说我们没有武器。

  个别机员被吓坏了

  中国军官不断用手提电话与上级联系。军官命令说"你下来。"我摇头说"我们不希望下飞机。可以借用电话吗?"军官回答"办不到。"


EP3左主起落架被分离

  我看见更多的武装士兵在机翼与机尾之间整队。我们已经完成紧急破坏计划,可以离开了。跑道上的人个个都有武器,我们没有,如果他们要向我们动武或无礼,他们完全办得到。我跟约翰说"该下机了。"机员鱼贯下来,有些机员显然被这样的阵势吓坏了。

  中国军官要上飞机。我对他说"你不能上去,它是美国财产。"译员点头说"好,我们暂时不会上去,会替你们看守。"

  我问"我可不可以把飞机门锁起来?"解放军的回答十分坚决:"不可以。"

  美军大兵睡进歼八基地

  我们谈话之际,一辆中型褐色巴士驶来,对方要我们上车。译员指示把两箱瓶装矿泉水和宝岛牌香烟分发给我们。


EP3引擎仓被逐个从机体拆卸分解

  我问"我们要到哪儿去?"译员说,"休息。"我往窗外望去,前面有歼八战斗机的尾翼从隆起的机窝掩体中伸出,我知这便是拦截我的两架歼八战斗机的基地。


6月28日,被拆卸了引擎仓和机翼后的EP3

  吃过饭后,译员说"把机上所有人名字写下。"此时,两位尉级军官走过来,并自我介绍是我们新的"正式"译员。其中一位年轻军官说"我是董林(音)少尉。"另一位说"要带你们去午睡。"

  我们走出餐厅。我最后离开,因为要清点经过我的每个人。营房就在不远处,是栋两层楼建筑。我们被带到二楼。就寝时,我浑身疲累但无法入睡,撞机过程的惊悚历历在目。等到我驱走这些景像时,我又为不能预知下一步可能发生之事而担心。


借助起重机开始吊卸EP3螺旋桨


6月28日,开始EP3引擎仓的拆卸工作.


7月2日,EP3机体被装进AN-124货舱,随即AN-124飞往美国,并在7月3日运抵美军在夏维夷岛的基地。


机尾与机体完全分解



7月2日,海南陵水机场:AN-124装载EP3机体前的绞索准备工作


7月2日,被分解的EP3组件等待装载到AN-124上


EP3机体通过AN-124货舱装卸滑道拖向AN-124货舱


EP3螺旋桨和引擎被装到AN-124上


装载EP3引擎仓

  在这次中国潜艇和美国航母罕见的正面较量中,中国潜艇的隐蔽攻击能力让美国人终生难忘。

  原网页已经由ZAKER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文章评论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